地沟油的游戏

科普文创 7个月前

  “您好,您是食品检测虫100000009号,代号小明,欢迎来到食品检测局。”

  这是我醒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我不是因为食物中毒是死掉了吗?为什么我好像又活过来了。

  “作为新手,你的第一个任务是去寻找地沟油的制作方法”

  “记住,任务失败即为死亡。”

  还没反应过来,他眼前白光一闪,出现在一个繁华的小吃街上,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小明心想:我现在要去调查地沟油的生产销售途径,可我要怎么去实行呢?

  “作为新手,你可以有一个愿望。”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愿望……小明的眼神在四处乱飘,希望能从周围得到一些信息。

  香味充斥的整个街道,油炸,爆炒,还有浓郁的火锅串串的味道,这些味道只有一个字“香”。香的奇异,怪异,像一只娇嫩无比的手拉着你的西装领带,叫你进去品尝。

  小明随便找了一家火锅店坐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服务员立马上前询问。

  “您好,您要微辣中辣特辣。”说着服务员把菜单递了过来。

  小明接过菜单,先在单子上勾了些白菜土豆金针菇,反手递给服务员问,“红锅的油干净吗?”服务员伸手的动作一僵,小明顺手把菜单丢在桌子上,整理整理衣领袖口,身子向后一仰,挑眉说道:“咋不说话了。”

  那服务员明显没反应过来这是来找茬的,几秒后才回答道:“咱家的油都是新鲜菜籽油,还上过电视的美食栏目呢。”

  小明没接话茬,起身向外面走,“电视上都是假的,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搞搞宣传。”

  他给都没给服务员一个眼神,径直走出去,在街上逛了好几圈,在鼻子要受不了香味时,终于等到火锅店左边的小巷子,一个个桶被抬上了三轮车,那三轮车经过身边时,小明闻到了一股火锅店里的“胭脂水粉”味道。

  小明跟着这个三轮车来到城市边缘的出租房前。

  “老板儿,再便宜便宜嘛。”

  “这已经是最低的价了,别让我血本无归嘛。”

  出租房前停了许多辆面包车,外壳被冲刷得很干净,但是打开车厢,一股变质劣质的油味逐渐散到四周,像泔水桶,令人作恶胃里翻腾,像是将十几万吨的死掉的小鱼在烈日下暴晒变质,被细菌分解腐烂成沫。

  小明强忍住鼻子的不适,挪动着僵硬的身体,一点点,一点点靠近那些吆喝往来的人,扮演一个来进货问货的人。

  “咋卖的?”小明弯下腰指着这些白色桶装深色液体。

  “咱搁外面都卖3块钱一斤,您要是批发,咱可以便宜些。”老板在结束上一位顾客后,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小明看到有一滴汗滴到了油桶里面。

  然后小明和这个中年大叔开始了天南地北爆发式的唠嗑,聊的最后两个人恨不得马上搁一起喝一杯小酒吃两口花生米称兄道弟,好一会话题才被小明引到正轨上。

  “你这存货还有多少?”

  “就剩几万块钱的吧,最近生意太火爆了。”

  “行,便宜便宜,全都给我。”

  “成,你是现在就要还是等两天。”

  “现在就要,我顺便想看看那些油的质量咋样。”

  说到这里,老板的那油腻的眉头一皱,小眼睛上下打量起小明,时不时还迸发出审视的目光,空气静止了几秒钟。

  “你不会以为我是个调查员吧。”小明脸上瞬间露出那种‘你要是怀疑我,我就要咋得’的表情。

  老板没有立马给一个表情,反倒是直盯盯地看着小明,好像要把他身上看出个洞,小明心里免不得有些紧张,要是这大叔看出来怎么办。

  小明甚至感觉周围那些光膀子地汉子全在盯着他,后背生寒,却只能硬挺着“我说的都是真的”的表情,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赢个世界级影帝。

  “职业习惯,职业习惯。”老板脸上立马打哈哈笑容满面,把眼睛给挤成一条缝,毕竟这可是个大单子。“但你要先把全款给付了。”老板从兜里面掏出来个二维码,憨态可掬的递给小明,脸上的肉高兴的颤了颤。

  小明松了口气,感觉没有那么芒刺在背,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什么鬼的职业道,但也不敢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我要一个火锅店经营者的身份。”小明心里默念,身边的景物瞬间变成了流动的数码条。

  “哔哔,申请通过,您现在是一家老火锅店的老板,流动资金充足。”熟悉的声音飘荡在耳边。

  随后,数码条消散,场景又回到了与老板面前。

  “愣着干嘛,咱们去看看货。”老板挥挥手招呼着小明跟随老板进入后面那个破烂的出租房。

  那种泔水桶的气味加重了一百倍,小明感觉自己在垃圾场用垃圾洗了一个澡,连骨头带肉都是一股馊味酸味臭味,就算屏住呼吸,那味道也能从你的皮肤抵达你的味觉中枢。

  “我可以掐断部分神经系统,或者屏蔽这种味道吗?”小明心里默默询问道。

  “哔哔,您已使用过请求机会,此次愿望不予通过。”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明也只能放弃,紧跟老板的步子,穿梭在一个个冒着热气的桶周围。

  “咋?受不了了?”老板那种审视的目光又降临到小明身上。

  “你知道市中心那家网红火锅店吗?我开的。”小明没回答老板的问题,反倒是掏出了手机,“你看,这是微博上我开业的剪彩照片。”小明与系统联系迅速完善了自己的身份信息,生怕老板再次怀疑自己。老板点了点头,领着小明往加工厂深处走。

  几分钟之后。

  “你不是说会给我一个完善的身份吗?为什么他们还是发现了我。”小明逃跑的时候忍不住质问并抱怨系统。

  “人心不能揣测,系统不提供相关辅助功能。”几分钟前老板再一诈,明里暗里套话,硬是把小明真正的目的给套出来了。

  现在的小明,正穿梭在加工厂各种花色的大桶之间,剧烈运动带来的大喘气,差点没把小明熏得晕倒。“快追,别让他跑了!”后面想起呼啦啦的声音,小明向外跑的时候不忘记把油桶打翻,这让封闭空间的味道更加浓郁了,有些辣眼睛。

  “快关门,快关门!”身后的人大喊,看大门的大爷一愣,没反应过来,让小明跑了出去。

  直到小明抢了一辆摩托车“张扬而去”小明乱跳的心才趋于正常。

  “系统,你录视频了吗?这些地沟油的加工流程。”小明心里默问道。

  “已录取,您还需要填写地沟油的制作工艺才可通过最初考核。”

  制作工艺……小明回忆起刚刚经历的噩梦,就像4k放大版出现在眼前,他强忍住呕吐的欲望把制作方法填写上了。

  “您已完成任务。”小明刚填写完最后一个字,他的眼前一黑。

  “怎么样,这个游戏很不错吧。”一张大脸出现在小明的眼前,这时候小明不是小明了,他叫王志明,是一家游戏公司的CEO。

  “还不错,人物背景是食物中毒死亡,然后成为调查员,想要通关需要极强的观察能力和应变能力,游戏可玩度很高。但是……”王志明顿了顿,“这游戏虽然可以帮助受众了解食品安全等等,但你们还需要改。”

  “虚拟五官强度太高,容易把观众吓跑,而且,如果所有都是这样剧情,那就太难了。”王志明紧皱眉头,敲了敲桌子,翻看着项目经理递上来的资料,“记住我们的面对群体是所有人”。

  “别太紧张,这么短时间就已经完成这么多已经很好了。”他打发着项目经理回去修改方案。

  就在项目经理合上门的那一刻,王志明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了一句话,“把儿童模式与成人模式加上。”

  此时王志明的脑海里是自己儿子躺在家里吃薯片和饮料的姿势,大把大把的零食往嘴里塞,沙发周围堆满了包装袋,清理机器人无时无刻不在工作,打扫落在地上的每一片碎渣。而油腻的手里永远不缺的就是垃圾食品,茶几上摆放的爱心煎蛋无人问津,包括这个盘子周围都是一片真空地带,特别干净,与另一半堆满垃圾成明显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