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忘掉的凡尔纳巨著

名家动态 2022-04-22

   儒勒·凡尔纳是法国著名科学幻想小说作家,是世界科学幻想小说大师。据黄伊说,他在1953年看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则资料,当时凡尔纳的作品就已经被译成54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出版。

  不应忘掉的凡尔纳巨著   

  凡尔纳也是第一个被介绍到中国来的西方科学幻想小说作家。老作家端木蕻良在1981年1月10日《书讯报》上发表过一篇《十五小豪杰和我》,回首往事道:“几乎六十年了,我平生看到的第一篇外国科学幻想小说,就是法国凡尔纳写的《十五小豪杰》,它是梁启超等翻译的……那时,我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充满幻想……我很小就走出我们关外被禁闭的化外王国,离开家乡大地的海,到处流浪漂泊,我从未失去信心,希望的帆影总在前招引着我,我想,《十五小豪杰》对我还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接着,他又说:“由于我的切身感受,我想,我有权力说明,科学幻想小说,对青少年有极大的启发教育作用。儿童们的好奇心理,好像一座探索的雷达,能在科学幻想小说中得到回应。他们在得到艺术营养的同时,不但能得到科学知识,并且还可以触摸到科学的远景,增添健康的幻想。这种科学幻想小说的作用,是别的小说做不到的。”

  鲁迅在《月界旅行》序言中,说了一段非常深刻的话:“我国说部,若言情谈故刺时志怪者,架栋汗牛,而独于科学小说,乃如麟角。智识荒隘,此实一端。故苟欲弥今日译界之缺点,导中国人群以进行,必自科学小说始。”

  正是为了“导中国人群以进行”,我国出版界才不断出版凡尔纳著作中译本。据黄伊说,儒勒·凡尔纳早年译为儒勒·维恩,是法文翻译李震羽先生根据法语发音仔细斟酌,改为更加准确的中译名儒勒·凡尔纳。从此,这一中译名随着凡尔纳作品中译本的不断出版,被广泛认可。

  在我国,凡尔纳的作品已广泛传播,但是一直未触及翻译《地球开拓者》(出版时易名为《18世纪的大航海家》,海南出版社出版)。这本书不是科学幻想小说,却与凡尔纳那些神奇的穿越时空的科学幻想旅行小说一脉相承。在哥伦布、麦哲伦的时代,他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旅行者,而是未知航线、未知大陆的探险家,他们担负着“开拓地球”的神圣使命。正是这样一批旅行者,发现了地球上诸多人类未知的处女地。为了写好这本书,凡尔纳在精通多种语言的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格伯利埃尔·马塞尔先生帮助下,“追踪源头”,从最原始的第一手的文献中求胜探宝,以极其严谨的态度追寻先人的足迹。正因为这样,此书至今仍有着宝贵的史料价值,得以在中国出版。凡尔纳笔下的那些探险家们的求知、探索、无畏、奉献的精神,至今仍鼓舞着我们在科学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儒勒·凡尔纳是法国著名科学幻想小说作家,是世界科学幻想小说大师。据黄伊说,他在1953年看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则资料,当时凡尔纳的作品就已经被译成54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出版。

  不应忘掉的凡尔纳巨著   

  凡尔纳也是第一个被介绍到中国来的西方科学幻想小说作家。老作家端木蕻良在1981年1月10日《书讯报》上发表过一篇《十五小豪杰和我》,回首往事道:“几乎六十年了,我平生看到的第一篇外国科学幻想小说,就是法国凡尔纳写的《十五小豪杰》,它是梁启超等翻译的……那时,我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充满幻想……我很小就走出我们关外被禁闭的化外王国,离开家乡大地的海,到处流浪漂泊,我从未失去信心,希望的帆影总在前招引着我,我想,《十五小豪杰》对我还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接着,他又说:“由于我的切身感受,我想,我有权力说明,科学幻想小说,对青少年有极大的启发教育作用。儿童们的好奇心理,好像一座探索的雷达,能在科学幻想小说中得到回应。他们在得到艺术营养的同时,不但能得到科学知识,并且还可以触摸到科学的远景,增添健康的幻想。这种科学幻想小说的作用,是别的小说做不到的。”

  鲁迅在《月界旅行》序言中,说了一段非常深刻的话:“我国说部,若言情谈故刺时志怪者,架栋汗牛,而独于科学小说,乃如麟角。智识荒隘,此实一端。故苟欲弥今日译界之缺点,导中国人群以进行,必自科学小说始。”

  正是为了“导中国人群以进行”,我国出版界才不断出版凡尔纳著作中译本。据黄伊说,儒勒·凡尔纳早年译为儒勒·维恩,是法文翻译李震羽先生根据法语发音仔细斟酌,改为更加准确的中译名儒勒·凡尔纳。从此,这一中译名随着凡尔纳作品中译本的不断出版,被广泛认可。

  在我国,凡尔纳的作品已广泛传播,但是一直未触及翻译《地球开拓者》(出版时易名为《18世纪的大航海家》,海南出版社出版)。这本书不是科学幻想小说,却与凡尔纳那些神奇的穿越时空的科学幻想旅行小说一脉相承。在哥伦布、麦哲伦的时代,他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旅行者,而是未知航线、未知大陆的探险家,他们担负着“开拓地球”的神圣使命。正是这样一批旅行者,发现了地球上诸多人类未知的处女地。为了写好这本书,凡尔纳在精通多种语言的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格伯利埃尔·马塞尔先生帮助下,“追踪源头”,从最原始的第一手的文献中求胜探宝,以极其严谨的态度追寻先人的足迹。正因为这样,此书至今仍有着宝贵的史料价值,得以在中国出版。凡尔纳笔下的那些探险家们的求知、探索、无畏、奉献的精神,至今仍鼓舞着我们在科学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勇往直前。